竹叶青:从节之礼到国之礼,一杯中国茶的升维 – 茶友网(原中国普洱茶网)

其中对于茶事,他不吝笔墨——小洋漆茶盘放着的是旧窑十锦小茶杯,家族成员们走马灯似地奉茶……此中展现出的是年俗,也是礼仪。

新年茶俗,也非显贵之家独有。袭人也回家和母亲哥哥以及亲戚们一起吃年茶,寺庙里也有新年茶礼活动举办。

在《红楼梦》中,关于茶事的内容有493处之多,涉及茶类、茶器具、茶食,到饮茶方式、茶俗、茶仪、养生等,可谓是我国历代文学作品中记述与描绘得最全、最生动的。

一部红楼,满纸茶香。在折射出中国茶文化之丰富的同时,它也直指一个有关茶的事实——中国人的春节,茶是不可或缺的。

在中国这个茶的国度,有史记载的春节饮茶习惯从南宋就开始了。在临安地区,当时的大户人家在春节时把元宝茶作为接人待客必备的茶。它所表达的意思是祝福客人在新的一年里吉祥如意,财运亨通。

但以此解释茶的内涵显然是片面的。

在更为久远的西周时期,茶叶是作为祭品之用的。茶叶很贵重,古人在尊天、敬地、拜佛、祭祖等重要事项和场合,均摆上茶,以体现虔诚、敬仰。

从汉代到南北朝,饮茶之风在西蜀和江南一带逐渐流行,到了唐朝,喝茶已经蔚然成风,成为生活必需品。

也正是从唐代陆羽的《茶经》开始,物质性的茶叶开始提升到精神性的饮茶之道,喝茶这件事从形而下进入到形而上的层面。在茶之道中,是人对生活的感悟,对自然的敬畏,成为一道光照见人心幽微之处。

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咨询委员会主席郑培凯曾经形容茶是“清风明月的物质文化”。古往今来,中国“茶”崇尚简质恬淡,蕴含着内敛、宁静、朴素的理念,被世人赋予了“天人合一”的思想。“洗胸之积滞,致清和之精气”,茶不只是一片散发芳香的树叶,更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核——“和”的载体。

和而生敬。中国自古就有“客来茶敬”的习惯。在春节、中秋等重要节日,茶叶成为了相赠的礼品;再后来,茶更是普及为全民待人接物、婚嫁等的礼仪规范和行为。

数千年的历史积淀中,茶已经演变为中国节日文化的特定符号。而茶礼,也成为对传统文化“礼”的慎重表达。

而在今年春节,这一“礼”还有特别的含义。疫情之下,相见不易,一份茶礼中,也蕴藏的是最深的情感连接。

比如今年来自峨眉高山的竹叶青茶推出的春节主题视频,就可以视为对这一情感连接的绝佳诠释。一份茶礼,在父子之间,意味着“他等的不仅是茶,更是和你一泡一聊的时光”;在师生之间,意味着“带你看更大世界的人,值得这杯好茶”;在朋友之间,是“再好的茶也会越冲越淡,但友情却是越泡越浓”;在合作伙伴之间,是“一份好礼,不是生意,是心意”。

中国茶是随着不同的时代精神而变的。在这个时代,在春节这个时刻,茶中的真意在承继了千年以来的“道”之外,还可以浓缩成四个字,见茶如面。

一份怎样的茶礼,可以承载中国人的茶中真意?

如果梳理中国茶的历史,会发现茶中连接的是中国山水人文、历史渊源和当代风貌。中国幅员辽阔的地理环境,不同地域孕育出不同种类的茶,绿茶、红茶、乌龙茶、黄茶、黑茶、白茶……中国茶呈现出区域性强的特性,各地不同的茶共同构成丰富的中国茶文化。

比较不同茶品类之间的高下或许显得不科学,有句话叫“茶本无高下,喝茶的人才有高低”。

但最大程度上保留茶叶真味和形美的绿茶,不仅是名优茶最多,品种最多,历史最久,产地最多,消费量最大的茶品类,也是历代文人的心头好。明代特设江南六府,其中的士大夫均为闲职,这一阶层将茶中逸趣推向了极致。他们对于绿茶的品评鉴赏、制茶泡茶的技巧、茶具的设计制作等,无不精益求精。而且由于这些文人雅士本身的素养,使得茶从“柴米油盐酱醋茶”提升为“琴棋书画诗酒茶”,变成一种生活品位的象征,一种恬淡情调的组成部分。

金庸去四川参观,临别选择的伴手礼也是绿茶。他将峨眉高山绿茶竹叶青送给蔡澜、倪匡等好友品尝,蔡澜喝过以后就成为了竹叶青的茶友。而刘嘉玲也很喜欢竹叶青,除了当礼物送给梁朝伟,也送给王菲、林青霞等好友。

选择绿茶,还可以有健康的维度。中国工程院院士、“80后”陈宗懋自3岁就开始喝绿茶,他的绿茶心得是,相比平地绿茶,高山绿茶的茶氨酸含量更高,对于增强人体健康有着不容小觑的功效。

高山出好茶的古语现在都能用科学来解释。人们热爱的茶的鲜爽口感来自于氨基酸,苦涩浓烈来自于茶多酚。这些口感都来自于碳氮比代谢。以竹叶青茶所在的峨眉山为例,常年被云雾覆盖,漫射光作用下氮代谢增多,氨基酸就增多。碳代谢比阳光直射的那种环境要减少,产生的茶多酚就减少。峨眉山的茶叶,天然就是口感鲜甜,不苦涩。

而这也是竹叶青茶能够获得偏爱的原因。坐拥峨眉山地缘优势的基础上,竹叶青创立并坚守三大标准“高山、明前、茶芽”,正像是对应着天时、地利、人和。

竹叶青所在的峨眉山茶园位于海拔600到1500米之间的高山地区。在清明前,同一茶园仅有3-5天时间适宜采摘竹叶青原料,以最大限度地锁住“鲜”和“嫩”。竹叶青只采摘最具价值的茶芽芽心部位进行精制,而“论道”级竹叶青,平均每1000颗茶芽中只能精选出1克。

因为气候地理和自然生长规律而造成的稀缺性,是竹叶青茶能够成为中国最高端茶叶的重要要素。但这只是第一步。

为了完整保留竹叶青峨眉高山绿茶的“鲜“和”嫩”,竹叶青投入亿元打造业界领先绿茶精制生产线,建设全国最大名优绿茶保鲜库,制定38道加工工序、65项检测标准,在此基础上研发并使用5重锁鲜技术。

世界绿茶协会评议员,日本著名茶学家小泊重洋和国际茶叶委员会主席伊恩.吉布斯在参观竹叶青的工厂时,都惊讶于竹叶青“现代化的、清洁的生产设备和产品的质量管理”。

但如果只是依靠峨眉山得天独厚的天然资源,竹叶青茶也就止步于一种珍稀的农产品。竹叶青茶的特别之处在于让农产品走出一条现代高端品牌的道路。它是很古老的茶叶种类,绿茶中的一员,但是跟其他名优绿茶相比,它又是完全按照现代品牌思路生产的高端消费品。

竹叶青茶的价值体现也不仅在于其难得的高端品质,更在于其在文化意识形态上的传承。竹叶青匠心坚守20年,推出品味、静心、论道三种高端绿茶,将一杯茶上升了到了精神、文化的高度,定义了品牌的价值取向。

竹叶青既有绿茶发源地峨眉山的天然基因,又是精湛工艺和科学创新的产物,它承载着传承千年的茶文化传统,又运用现代品牌的语言。

高山,春天,东方美学,健康观念,生活方式,竹叶青这三个字的背后,其实凝结的是空间与时间,在成为中国茶叶地理上一块重要拼图的同时,更连接起中国数千年的文化与道,焕发出了当代的香气。

回到上面有关茶礼的问题,或许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答案。

中国茶的精神思想和哲学意义,应当按照中国人自己的世界观来定义,无论佛学所说的“茶禅一味”、陆羽在《茶经》里说的“精行俭德”,还是日本茶道推崇的“和敬清寂”,都不能完整概括其历史变迁。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对茶礼的重视,其实是我们对节日这一人类历史文化的沉淀留下的一块纪念碑的尊重,更是对人的尊重。

在春节这个中国人最重要的日子里,我们所在乎的人值得最大的尊重和最郑重的礼。

茶,也不仅仅是节日之礼,更是中国之礼。

首先是茶中蕴含着中国数千年来沉淀的“礼”。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之一,“礼”本意为“敬神”,慢慢演变为一种行为规范。《礼记•曲礼上》中曾如此阐述,“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而中国人饮茶,也不只是单纯的解渴行为,不只是物质性的原因,还有着深厚的文化意义与精神美感。”一杯茶,其实也是中国人的精神面貌和修养的一面镜子。“茶”与“礼”其实密不可分,“礼”由“茶”来体现。“以茶表敬意”,自古及今,中国人相沿成习。

作为中国高端绿茶的代表,竹叶青跨越历史和现代,融合传统和科技,就像当今中国的面貌。如果茶是中国的一张名片,竹叶青现在就是中国的国茶经典,是最佳的“礼”的容器。

而另一方面,茶也是中国给世界的礼物。

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万里茶道、海上丝绸之路,在历史长河的流淌之下,茶叶传播到全世界,令远在万里之外的人们对东方古国有了认知和想象,中国的茶文化也随之走入不同国家和地域中。

英国剑桥大学人类学名誉教授艾伦·麦克法兰在他的作品《绿色黄金:茶叶帝国》一书中说道,“只有茶叶成功地征服了全世界。”茶,这一“来自东方的神奇树叶”带给世界的是一个波澜壮阔的茶叶种植时代,并深刻地改变了世界史。

源自中国的茶,不仅仅是在华夏文化中扮演着风雅内蕴的角色,也早已经是一个中国的经济、文化、外交符号。

现在,竹叶青成为了这一中国礼物中最耀眼的名片。

竹叶青去年荣誉获选“第二十一届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礼宾用茶”、“中国企业家博鳌论坛合作用茶”,在国内重要会议论坛上展示实力与风采;而作为“迪拜世博会礼宾用茶”的竹叶青今年更走出国门来到迪拜世博会现场,向世界嘉宾友人展示了中国高端绿茶代表的文化意蕴和内涵,让中国茶再次世界飘香。

不仅于此,以茶载文,竹叶青更成为了传递国家文化自信的信使。

从G20峰会的凉亭饮茶到故宫宝蕴楼茶话,茶叶已经成为重要外交场合的常规饮品以及馈赠佳品赠送给外国元首政要。

竹叶青作为“高端健康礼”的代表之一,不仅两度作为国礼赠与俄罗斯总统,还作为珍贵礼品赠送阿联酋、斯里兰卡、立陶宛等多国驻华大使。

竹叶青已经脱离茶叶本身的产品属性,被赋予了更多的情感、文化和价值,承载着使命让中国茶品牌走向更广阔的世界。

如今,关于茶的伟大传奇还在被续写。竹叶青正在让世界再次重新认识茶的源头,认识中国。一杯好茶,连接起的是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