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戏骨《红楼梦》:三十年来不曾有

原标题:小戏骨《红楼梦》:三十年来不曾有

作者雯仙,90后文艺青年。于彷徨执念中行走,书写这世界之缤纷。愿至美至恶都因文字彰显,人间不起眼的角落吹过暖风。

作者

雯仙

那天夜里,忽闻一阵丝竹之音,吹奏了一曲枉凝眉,悠悠扬扬,回荡在月光下的街坊弄里。

“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镜花水月的荡漾之美,为夜色笼上淡淡忧愁。

离小戏骨版《红楼梦》热播,已经过去一段时日了,总念着该写点什么。这部剧全名是《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且不看评分和言论,起初我并不相信有哪版能与87版电视剧《红楼梦》相比。

七年前,新红楼粗制滥造的余响音犹在耳:选角拙劣、配乐惊悚、主题扭曲……个个致命的败笔,让人们对日后的翻拍再提不起兴致。我是“天堂有了陈晓旭,世间再无林黛玉”的忠实拥趸,也因着那班演员相继离去,更增添了对经典的仰慕和惋惜。

这次,看了小戏骨翻拍的《红楼梦》。无心看了一集,就被吸引住了,仿佛找回了熟悉的感觉。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一首开篇诗将故事娓娓道来。茜纱窗下,黛玉目中含泪,倚靠窗台凝视远处,满腹忧愁不觉流露。小小年纪,竟然能入戏至此,叫人看了也跟着伤心。

初至贾府时,她局促地抬眼看旁人,不安地打量四周,缓步徐行。小演员的姿态十分传神,把黛玉“不要多说一句话,不可多行一步路”的心理完美地表现出来了。

惟妙惟肖的人物、精致贴合的造型、移步换景的排场,看到你会惊叹,这就像《红楼梦》的原型。最令人咋舌的是,这部剧的主角全是十岁左右的孩子,饰演悲剧色彩的主题却毫无违和感。

宝黛二人的初逢令我记忆深刻。互相行礼后,镜头就给了黛玉特写: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清澈的眼眸楚楚动人,眨眼之间眼波流转。从二人对视的那刻起,音乐旋律就激扬了起来,漫长的等待都为了这一刻铺垫。

宝玉痴痴地注视着这张脸,分外熟悉又倍感迷惑。他愣了片刻,确信道,“这个妹妹我见过。”五百年前的木石前盟,注定了今生似曾相识的相遇和惊心动魄的相逢。这一处拍得尤为好,推荐大家一看,就在第一集中。

本觉得周漾玥的脸型偏圆润,不符合黛玉的弱柳扶风之态。但是她的后续表演征服了我。她每每看向某处,眼神像是若有所思;举手投足之间,都融合着一股天然的忧郁和惆怅。她眼底透着伤悲,深深沉浸入戏,能饰演出黛玉的感觉。

一部剧的好与坏,演员的挑选在其中十分关键。导演选择小戏骨拍戏,是为了还原小说人物。在书中,故事真正展开时,宝黛等人都是十一二岁。本剧中,林黛玉、薛宝钗、贾宝玉的扮演者周漾玥、钟熠璠、释小松的年龄也都在十至十二岁,可以说完全贴合小说原型。相比87版《红楼梦》的角色,更多了几分孩童的纯真与稚嫩。

我很爱宝钗的扮演。并非是喜欢宝钗这个人物,而是钟熠璠把角色演活了,甚至改变了我对宝钗的一些偏见。她第一幕与我们相见,是搬来贾府时。身着一袭淡粉色衣裙,发上插金簪,整体呈暖色系风格。她莞尔一笑,落落大方地和众人问好,不因年长而自恃,颇有大家闺秀风范。

彼时,宝玉和黛玉并肩站立。当宝钗看见黛玉时,并无一言,二人就相隔咫尺,静默对视了几秒。黛玉的脸上没有笑容,却有一丝戒备,宝钗依然在微笑,这微笑却不纯粹,一时气氛十分微妙。虽然钗黛二人此前从未谋面,但彼此似乎能感知未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此时片尾曲响起,剧情戛然而止。这一段戏很耐人寻味。

第六集,宝钗劝告黛玉,不可吟杂诗,移了性情。第七集,宝钗来探病,宽慰了黛玉许多话,还让丫鬟炖了燕窝给送来,一言一行中透着亲切。钟熠璠演绎的宝钗,有着不像十二岁该有的成熟稳重,竟像母亲般循循善诱地规劝,推心置腹,是真为黛玉好。一改我往日对宝钗的“情敌”偏见。

王熙凤的扮演也不俗。眼神灵动神采飞扬,脸上透出一股精明劲儿,目光炯炯,能洞察人心。言行举止都很机灵,当该果决的时候,又是心狠手辣的,心计在她身上很明显地表露出来。一个十岁的孩子,塑造出世故、精明的形象,不觉为她赞叹不已,一开始还以为是成人扮演。

另一处喜爱的情节是元妃省亲。元妃身着皇袍,端坐里间,遥隔珠帘望父亲。没说几句,泪就落下几行。面对至亲之人,说话都要隔着帘子,言辞也只限于恭维。此景让人喟叹,骨肉无法团圆,纵使富贵至极又如何?终不能如田舍之家,享天伦之乐。在多人的大场面中,小演员镇定自若,既要保持身份的尊贵,又难掩见到亲人的情绪波动,都得拿捏好分寸,实属不易。

这些戏,对于十来岁的孩子,已经演绎到极致了。其中,天分自然是不必说的。比如宝钗,如若换作年龄更长的演员,也未必能演出钟的温婉大气。然而,更多还是缘于台下功夫深。正因为经验尚浅,他们比成人更刻苦努力。炎天暑月,在熙熙攘攘的大观园里,一群孩子安下心来,花一整天的时间,去练几分钟的戏。直到汗水淌湿刘海,妆都花了,戏服能拧出水来。这种煎熬的环境下,成人也不免会抱怨吧!

他们不断地看剧、反复比较自己,排练周期长达几个月,一定得台词、动作都过关了,才去拍戏。周漾玥的剧本上,密密麻麻标注着动作要点;钟熠璠为了削瘦脸型,坚持每天跑步几公里。小戏骨们的坚持和敬业精神可畏,台前有多少荣光,幕后就有多少倾注。

其实,小戏骨们并不如我们想象中,有高昂的片酬。这部剧以公益性质为主,每个人只会得到几百、两三千表示奖励。对于如此少的报酬,投入如此大的精力,这才是一片赤子之心——可贵的认真。不知一些当红花旦们,绷着脸念戏本、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会不会自惭形秽?作为一部网剧,一共只有九集,本来不需要高规格的拍摄。但是制作团队不惜代价,所有的服装、道具、场地都筹备精良,力求接近完美,让经典再现。

本剧的主旨和小说有些不同,对于复杂人物关系的诠释相对简化,淡化了情爱部分和消极色彩。选取的切入点是刘姥姥这个人物,从贾家善待远亲、救济穷人,最后在落魄时得到帮助这条线索贯穿全剧。

笔者以为,这并非扭曲原著之举。因为是小戏骨们来拍红楼梦,自然受众大部分会是小孩子。十来岁的孩子,对于人情世故不能完全洞悉,过于沉重的主题也会留下心理阴影。所以我赞同潘导将达则兼济天下、善有善报的思想传递给观众们。

只要主旨导向正确,侧重的角度并无大碍,是艺术的另一种呈现方式而已。非常敬佩潘导的精神,在87版无人能超越的情形下,将其翻拍成网剧是一次大胆的尝试,不为收益和名誉,专注地传承经典,他只是全力以赴地去做这件事。

如果我们都不再提起,那么经典就会成为记忆中的当年,渐渐淡出我们的生活。我想,那不仅是记忆的流逝,更是文化的断层。如今,许多巨著的好IP都沦为华而不实的掘金场,令人扼腕叹息。希望中国能有更多用心去拍戏的人,带领我们这群华夏儿女重温经典,让中华文化源远流长。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公众号立场无关。部分插图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About the author